首页 >> 光头光头强光

北京pk103码精准计划网: 第三零一章 夜半丢垃圾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沈成济到了彩虹桥附近下了车,快步走到了南河边上。

柳贤把车丢在路边,和马朵朵跟在后面。

现在已经将近午夜了,除了一些商业区依然热闹,其他地方的人并不多。 南河边上的绿化带,傍晚的时候很多人散步。

现在只有零星几个夜跑、遛狗的人。 沈成济紧紧地抱着包,像只受了惊吓的兔子,只要有人与他擦肩而过,他就站在原地,警惕地看着别人。

远处的主道上车来车外,反衬着这里更加幽静。

这里树木很多,路灯又暗。 跟踪起来很容易,但柳贤和马朵朵依然没有贴得很近,离沈成济有些距离。

到了一段拐弯处,道路的前段完全隐在树影下。

马朵朵见看不到沈成济了,心里着急,在灌木丛中快走了几步。

沈成济靠在栏杆上,盯着来路,像是刚才的“刷刷”声惊扰了他。 过了好一会儿,沈成济哆哆嗦嗦地打开了包,先拿出了一双洗碗用的塑料手套带上。

那双手套颜色鲜黄,在黑暗中很扎眼。 沈成济戴着鲜黄手套,又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,突然转身丢进了河里。 马朵朵反应过来的时候,河里已经传来了轻微的入水声,见反正来不及,当下按兵不动,继续观察。

她听到沈成济呼出了一大口气。

沈成济又在河边站了一会儿,背对着马朵朵的方向,似乎已经放松下来。 看着水面,然后取下了手套,匆匆走了。 马朵朵从灌木丛中走出来,拍了拍身上。

觉得柳贤应该会跟着沈成济,就在河边守着。 果然,一会柳贤打电话来了,“他又上车了,我去跟着他。 你在河边等我。

”顿了顿又说“你能不能把他丢的东西捞起来。

”马朵朵挥手驱赶蚊子,说“不能。

我等你。 ”这种天气下,这里树木多,又是水边,蚊子非常多,围着马朵朵“嗡嗡嗡”,真正下口的却没有。 马朵朵等得无聊,对蚊子说起话来。 “小蚊子,你们最多就活一个月,死的时候,会不会舍不得?”“你在说什么?”柳贤拨开树枝,走了过来。 马朵朵问“沈成济呢?”“回家了。 ”马朵朵看回水面,“你说,他丢的是什么东西?”“捞起来了就知道了。 ”柳贤说着,看向马朵朵,“能不能叫河伯什么的,把那个东西送上来。 ”“河伯好歹也是神仙呢,你叫他送个东西,不得气死他。

我才不做这种事情,从现在开始,我要做个讨人喜欢的鬼神。 ”“以前没人喜欢你吗?”柳贤问。

马朵朵满不在乎地说“不知道,我没注意这件事情。 ”柳贤想了想,打了电话报警,“我看到一个人往河里丢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……不知道袋子里面是什么……没有人受伤……他没有伤我,就是往河里丢了个塑料袋。

你会大晚上的往河里丢垃圾吗?我就是觉得那人可疑才报警的。

”扯了半天,泄气地挂了电话。

“他们不管。 ”马朵朵嫌麻烦的摆摆手,“那咱们也别管了。

这事,估计和应雪柳没关系。 ”“但是我们都守着沈睿那么久了,也没看到应雪柳。

他们家除了这件事,也就没什么可疑的了。 ”马朵朵偏着头,看着黑漆漆的河水,说“要不我们去换个目标,查一下毛琬吧。 她是后母呢,应雪柳要针对,应该也是针对她。

”柳贤说“毛琬看上去没什么主见,像个老实人。

”“很多这种人前老实的人,背后暗地使坏呢。

”马朵朵回想了一阵,说“当时沈成济刚一进屋,就一惊一乍地叫毛琬。

没准沈成济丢的东西,毛琬也知道。 ”柳贤挥手赶了赶蚊子,挠了挠手背,既然自己也不愿意跳到河里去捞,就说“走吧。 明天去盯着毛琬。

”毛琬确实有些问题。 早上沈睿第一个出门,背着书包,微微有些驼背。 七点过的时候,沈成济走出了小区,眼眶发青,打着哈欠。

十点过的时候,毛琬拿着包出门了,手里还提着保温饭盒。 马朵朵和柳贤跟着毛琬,走进了骨科医院。

“咦,难道毛琬是来探病的。 ”柳贤指了指毫无掩盖之物的走廊,“你一个人去吧,机灵点儿。 ”马朵朵蹑手蹑脚地跟在毛琬身后,毛琬边从包里拿电话,边停住了脚步,突然转身往回走。

马朵朵也跟着转身,缩着身子,贴着墙。 毛琬没有发现马朵朵,听到她对着电话说“我在买菜。 你中午不回来吃饭?哦,哦,我知道了。

”挂了电话,又回头朝病房走。

马朵朵伸头,看清了她进的病房,就退了出来,来到了柳贤的藏身处,对他说“不管毛琬是来看谁的,都是背着沈成济的。 ”毛琬很久都没有出来。 已经快中午了,马朵朵又到走廊上去打探了一次,看到她端着一个盆子,里面放着几件衣服进了厕所,过了半个小时,又出来了,端着盆子到了晾晒区。

马朵朵等她进了病房,又溜到晾晒区,看到有几件年轻女孩子的衣服,还在滴水,应该是刚才毛琬晾的。 走回来告诉柳贤,“毛琬不是有个女儿吗?住院的是不是她的女儿?”这时,毛琬走到了电梯间,像是准备坐电梯下楼。 马朵朵说“我去跟着她,你去查一查是不是她女儿。 ”说着,坐了下一班电梯,在住院大楼门口追到了毛琬。

毛琬是去吃午饭的。 她自己很快地吃了一碗面,又买了一份煲汤打包。

等着汤的时候,突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,拿出了电话。 马朵朵就在毛琬的隔壁桌,听得很清楚。 毛琬说“沈睿,我今天有事,中午不能回家做饭了。 你自己在外面吃。

”毛琬拎着打包的汤,回到了病房。

柳贤对马朵朵点点头,“是她的女儿。

”马朵朵说“早上沈成济打电话来说,中午他不回来吃饭。 毛琬也就不管沈睿了,难道应雪柳是因为这个生气?”。 ()。

标签:光头光头强光,高校预算论文,dk高中男子